《政策消息》
  • 簡述中國與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能源領域合作、風險與前景
    2016-12-09 15:52:06

作者﹕陳立基先生
      香港能源礦產聯合會常務副會長
      絲綢之路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席

中國在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的能源合作項目概況
    絲綢之路經濟帶中,中國、俄羅斯、伊朗、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都是能源生產大國。根據2014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截至2013年底,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的石油儲量合計達到427億噸,約佔世界總儲量的五分之一;天然氣儲量合計為91萬億立方米,約占世界總儲量一半。豐富的能源資源儲備為區域合作提供堅實基礎,也為區域經濟發展提供能源保障。

    2013年,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共生產原油約11億噸,超過世界總產量的四分之一;合計生產天然氣10744億立方米,約占世界總產量的三分之一。
主要合作項目:多年來,中國企業廣泛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國家的能源合作,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與哈薩克斯坦及土庫曼斯坦的合作,以及中俄原油管道。1997年以來,中資企業於哈薩克境內油氣資產實施多項收購。中資企業持股油氣資產在2013年的原油產量達到約2500萬噸,約占哈國總產量的30%。其中,中方權益產量約為1600萬噸,佔哈國總產量的五分之一。中俄原油管道則歷經17年的建設,建成了年輸入量可達1500萬噸的、長達1000公里的、至大慶的原油管線。

    此外,中資企業還承擔建設了連接中國與哈薩克、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間的多條油氣管線,促進了中國和三國間的油氣貿易。2013年,絲綢之路經濟帶主要能源生產國對華原油出口達到5867萬噸,超過中國進口總量的四分之一;對華天然氣出口達到274萬億立方米,超過中國天然氣進口總量的一半。對中國的油氣出口在相關出口國的比重也在增加。其中,土庫曼斯坦的對華天然氣出口約占該國出口總量的三分之二。此外,通往中國的中亞天然氣D線管道、中哈天然氣管道二期和中俄天然氣管道已開工建設,未來將進一步加強中國同這些國家的天然氣貿易。中國已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能源生產國的重要交易夥伴。
 
    中國和絲綢之路經濟帶能源生產國通過多年的多雙邊合作積累了豐富的國際合作經驗。合作範圍涉及石油、天然氣、電力等主要能源品種,包括油氣上中下油、能源基礎設施建設、能源開採和利用技術開發等幾乎全部產業鏈。

金融合作在能源項目中的影響
    能源項目通常金額巨大,因此在能源合作中金融工具的作用逐漸增大、手段日趨豐富,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經驗。隨著能源開採走向深入和複雜地質區,同時先進科技的要求不斷升高,開發的資金需求也呈上升趨勢。這直接導致金融在能源合作中的作用提升。 

    絲綢之路經濟帶國家間的能源合作也體現出這一趨勢。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國際能源合作主要通過企業自籌和政府貸款來實現。由於能源生產國普遍缺乏資金,因此融資大部分由外資企業和外國政府貸款來完成。中國經過幾十年的經濟發展逐步掌握了大量的外匯盈餘,同時能源企業的利潤增長也提高了企業的投資與融資能力。中國企業通過為合作方提供貸款和預付款方式,在政策性銀行的支持下,相繼實現了中哈原油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中亞天然氣管道的建設。中國企業通過這些時間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有能力且更熟練運用多種金融手段促成國際能源合作。

中國在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能源合作之風險
1. 地緣政治風險
    其一,是中亞地區的三股勢力;其二,權威政治體制存在不穩定因素。中亞等國普遍實行權威政治體制,領導人對國家的政治經濟生活掌握絕對的影響力;世界大國和主要政治力量,如美國、歐盟、日本等都針對中亞地區提出獨自的外交戰略,力圖對該地區的政治經濟發展施加自己的影響。而經濟帶部分國家也力圖在大國博弈中實現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這導致地區的政治經濟發展產生不確定性,有可能影響到國際能源合作的開展。

2. 競爭激烈
    絲綢之路經濟帶能源生產國現有的能源出口方向主要為歐洲、中國和中東。其中向歐洲的出口主要通過過境俄羅斯完成。隨著歐盟和美國的介入,未來可能會出現直接面向歐洲的通道(納布科天然氣管道)和面向南亞的通道(土-阿-巴-印天然氣管道)。為了確保足夠的出口量,各出口方向的需求方將展開激烈競爭。這種態勢,不僅對經濟帶與外部國家之間,還對經濟帶內部國家間能源合作製造不穩定、不和諧因素。出口方向的增多還意味著能源生產國有了更多的選擇權。在通過多元化保障出口安全的意識下,能源出口國有可能人為地限制某一方向的出口數量以平衡其他方向的出口份額。這也是包括中國在內的能源合作參與方將面臨的潛在政策風險。

3. 資源民族主義風險
    資源民族主義這裡指資源將為所在國控制,並最大限度地為所在國利益服務。絲綢之路經濟帶能源生產國普遍缺乏資源開發必要的資金和技術,導致能源生產國不得不依賴國際能源合作來開發本國能源資源,發展能源工業。然而,隨著全球能源需求的不斷上升,能源生產國的話語權相對增強,資源民族主義意識也隨之增強。能源生產國強化對本國資源控制和管理的方式主要表現在: 

①提高國家油氣公司在具體項目中的持股比例;
②提高本國在具體項目中的分成額度;
③通過立法等強制措施提高與能源生產、運輸和出口相關的稅額;
④通過立法提高具體項目對本國產品的使用比例和勞務人員的雇傭比例;
⑤通過立法提高環保標準等。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忽視了項目本身所面臨的資金與技術障

  礙,片面強化項目帶給本國的利益。儘管作為國際能源合作方應當對資源宗主國保障本國
  權益的做法給予理解,但也應時刻注意到這種現象對項目經濟性造成的影響。

4. 跨國管道違約風險
    絲綢之路經濟帶地區現有多條跨國管道,也有多條在建設之中。2006年的俄羅斯與土庫曼斯坦間天然氣管道糾紛、2011年的俄羅斯與中國間的原油管道糾紛,說明跨國管道存在違約風險。除自然災害、戰爭等不可抗拒力外,這種風險的程度可以通過管道管理權分配、相對依賴程度、途經國供需形勢變化等方面進行分析。僅從管道管理權分配關係來看,絲綢之路經濟帶跨國管道與前蘇聯管道均有一個共同特徵,即通過管道進行油氣貿易的供需雙方沒有同時在管道全線取得管理權,取得的只是某一段的全部或部分管理權。絲綢之路經濟帶跨國管道中,管道管理權分配相對理想的是中亞天然氣管道。作為需求方的中國在管線各段中均佔有份額,享有管理許可權,從而大大提高了中國抗擊管道過境風險的能力。除管道管理權外,如上所述仍有多種因素會導致違約風險,因此應隨時對此保持警覺。

5.價格波動風險
    跨國管道糾紛,多因管道交易供需雙方之間、在能源價格方面之分歧,主要表現在基準價和定價公式的選取上。由於絲綢之路經濟帶部分能源生產國遠離世界油氣主要消費市場,因此,在基準價和定價公式選取上只能依供需雙方協商和供需雙方對交易的依賴程度來決定。由於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國際能源合作發展迅速,更多管線的投產使供需雙方的進出口能力和進出口方向的選擇餘地增大,進而導致供需雙方的談判能力也在不斷增強。這雖然增加了能源交易的議價空間,但也增加了能源價格的不確定性。此外,能源需求國國內能源價格與國際能源價格偏離也導致價格風險的產生,這對深化天然氣國際合作產生負面影響。
 

中國在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新能源領域合作機會
    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傳統能源合作主要關注油氣方面,其他能源種類,如煤炭、電力、可再生能源未得到廣泛重視。

    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如俄羅斯、哈薩克擁有豐富的煤炭資源;哈薩克、烏茲別克斯坦擁有大量的鈾礦資源;塔吉克斯坦的水利資源排名世界前列;中亞地區的太陽能、風能和地熱能資源儲藏和潛力同樣巨大。

    近年來,中亞國家對非油氣能源資源開發的重視程度日益增強,相繼制定非油氣能源資源,特別是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戰略和目標。非油氣類能源合作可以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能源合作的一個重要方向。

香港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能源合作的可能性
1. 金融領域
    正如上面所言,能源生產國普遍缺乏資金,所以,急需與具資金實力和融資手段的伙伴合作,在這方面,香港具備優勢和現實條件。

2. 前期勘探和資源的獲得
    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國策的廣泛實施和推廣,業已獲得諸多沿線國家的積極認可和積極參與。毋庸諱言,也有若干沿線國家難免有觀望和敵對情緒,對中資企業的擴張持謹慎態度,這時,香港企業可持某種程度的中立立場、成為連絡人,協助中資企業在海外獲得資源。

3. 上中下游尋找參與機會
    能源行業的特點是項目金額大、實施週期長、複雜性強,所以,通常在能源項目的上中下游均充滿合作機會,香港以其自身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及背靠祖國大陸的優勢,只要負有膽識、遠見,完全可能憑藉自身地位、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