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場預測》
  • 黃金:出王牌?
    2016-05-08 16:31:03

作者﹕Maison Placements Canada 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吳國強先生

    全球市場都在動盪,這是負利率帶來的負面行動。 黃金成為逃避風險及憂慮對全球經濟放緩的投資者所尋求的避風港。 經過三年的放逐,黃金回漲了19%,是超過30年來的最佳開始。 市場關注的是,不斷地印錢帶來是零利率,甚至是負利率。 負利率意味著央行已經用盡了他們的選擇,並有越來越多人懷疑,這將不足以重振全球經濟。 美聯儲在增加利率0.25個百分點的同時巧合地踫上了市場崩潰和美元減弱,因而擱置了所有計劃。 因為對經濟的疑慮美元也已見頂。 當然,在選舉年,他們可以再次加息。

    負利率最後一次出現在大蕭條時期,已經把世界顛三倒四,人們須要付款來換取存款及借款的權利。但是,人們為何要為自己存在銀行裡的錢而付錢呢? 倒不如能把錢收藏在床墊下算了。 買汽車現在是低或零利率貸款融資,就像次級債(一萬億美元被分五年期還),還提供60天的拖欠期,是二十年來的最高水平。 令人擔憂的不單是利率的水平,而是對金錢缺乏信心。紙幣簡直是奄奄一息。

    自2008年以來政治家們都把財政權交給我們的中央銀行。 所謂的財政政策是不存在的。 在上海召開的G20會議以失敗告終。 美國,似乎停留在兩成的利率增長,而油價下滑已削弱了世界的經濟。 此外,美國的決策者都因為選舉,沒有人能做出勇敢的決定。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 中國,其仍在增長的經濟並不足以拉動世界其他地區。 而且,中國的外匯儲備一直在下降,因為它動用龐大的外匯儲備來打“隱形貨幣戰爭”以緩衝下滑人民幣及幫助出口業。 我們相信通過負利率這種“以鄰為壑”的貨幣戰爭,問題將從一個國家轉移到另一個國家。

    早在2000年通過的非常規貨幣做法,引至2008年全球央行股票膨脹和債券價格崩盤,產生了另一個泡沫,使得今天的政府面臨另一個償付危機。 大銀行很難將受到的負利率衝擊轉嫁給客戶。銀行的傳統利差降低,對脆弱的銀行業是挑戰,銀行違約的保險成本擴大了對負利率蔓延的憂慮。 現金不再是王。 我們的央行已由錢財的管家成為金錢的創造者,最新的舉措只是推動貨幣的走低。 但是,零利率六並不是經濟增長欠佳的原因。

中央銀行 – 奧茲國的巫師?
    歐洲央行(ECB)再次載上它的火箭筒,計劃以降低息率來引入更多的資產購買計劃。 但這一次,德拉吉的火箭卻射空了。 失去了彈藥的央行似乎已經失去了提高全球經濟增長的魔力。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日前說,他們是“既不是神,也不是魔術師”。 尼爾.卡什卡利,明尼阿波利斯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負責人卻描述美聯儲是“魔術師,我們是如此的神秘,你不可能理解我們在做什麼。”他說,“人與機構之間的真正傷害是信任。”

    央行的困境是,他們創造的貨幣無法刺激消費和經濟增長,而債務卻保持固定。 債上債令我們對央行的信心也有所下降。 事實上,今天的解決方案跟拉丁美洲解決方案似乎非常相似,現金的不斷流出,資本的管制及凍結價格導致貨幣貶值和惡性通貨膨脹。 相比我們的中央銀行倒閉,以折讓價購買這些債務,去消除負債可能更好。

    經過多年的量化寬鬆政策,瑞士,丹麥,瑞典和日本五個國家,都帶給投資者們負回報。 雖然一些央行官員希望量化寬鬆政策能刺激消費,其經濟依然彼弱,欠下了超過7萬億美元的債務。 2008年至2015年,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超過5萬億美元,佔GDP的26%。 這一數額相當於世界上所有的硬幣和紙幣的價值。 日本銀行的資產在國內生產總值中高達70%。銀行體系的債務負擔增長如此之快,歐洲的德意志銀行衍生物和資產暴露程度相當於全球國內生產總值,由三千億或只有11.1%的基礎資本支持。 難怪自2009年以來投資者的不安情緒和信用違約期被擴大至從未見過的水平。

    但人們並不傻 – 如果你向他們收取自己的儲蓄費用,他們不一定會把錢放床墊下,而是會尋找替代品去投資 – 例如黃金,石油和鐵礦石等!

唐納德
    投資者因對經濟的憤怒而渴望改變,造就了唐納德•特朗普 – 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被主流學者,媒體以及甚至他自己的黨員稱為一個惡霸,其政見是欺詐和對民主的威脅。 我們應該擔心的不是他的說話,而是那些支持及認為需要改變的理由。 事實上,避開政治上的正確性,他的民粹主義式的攻擊只是陳舊的政治技巧或營銷手段。 他的補救方案: 減縮政府和大企業開支,創造就業,改善醫療衛生和國家安全等,在對現今社會不滿的支持者中產生了共鳴。 所不同的是,唐納德的訊息集中在誰可提供希望和變化。 不像其他前總統那般,只是口頭上承諾希望和改變,結果兩樣都做不到,人們得到的只是更多的消費,更多的債務,更多的承諾和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 他的支持者多數是對現狀厭倦的藍領和中產階級的支持者及被忽略和沒有工作的美國人。 這是對政治正確性投不信任票的警號。

    在另一邊廂,希拉里•克林頓,則被認為會打敗民粹主義者桑德斯,成為下一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其結果是,在真人秀節目中,我們將目睹極端,政治階級,億萬富翁和性別之間的戰鬥。

    奧斯卡.阿梅林傑(德美社會主義編輯)玩世不恭地寫道:"政治就是通過承諾保障對方的利益,既從窮人手中取得選票,又能從富豪手中取得競選資金"。唐納德將會是不會迴避其承諾的唯一政治家。但諷刺的是,這個共和黨的真人秀已經爆發成為公開的自相殘殺,攻擊的不是民主黨候選人,而是他們自己的共和黨候選人,威脅建立非常黨和用精英去篡奪民主進程。

    然而,選民的無奈波及對投資者的憤怒,對市場、貨幣及貨幣創造者的不信任,甚至是對我們公共機構的不信任。 進一步証明我們的央行銀行家們失敗了。 市場正在尋找變化,改革和重新衡量對錢幣的價值觀。 擁有黃金是有一件好事。

黃金是負利率的受益者
    世界各地的央行試圖通過積極地印鈔票來造就經濟增長的假象,以致本國貨幣貶值及間接造成實物黃金價格的隱形增長。 這些數字是令人吃驚的。 自2007年以來,美聯儲在從沒有回報的情況下憑空創造了超過7萬億美元。 同時,美國的公共債務由9.2萬億升至19萬億美元。 而負利率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作為前美國的貿易夥伴,已經大規模買入便宜的黃金以對抗估值過高的美元。 去年各國央行買入近600噸或市場需求的14%。更明智的央行如中國和俄羅斯八年前已經開始購買黃金了。中國是世界第五大黃金持有國,數量超過法國,意大利和德國。 2010年以來,當加拿大和英國則愚蠢地出售其黃金儲備時,央行已經成為黃金的淨買家了。

    上世紀發生了兩次貨幣戰爭,都反映了紙幣價值的崩潰。 金本位或準金標準本身是無價的。政治家不能誇大在金本位制度下的貨幣供應量,而黃金的供應量是無法即時增大的。

黃金的解決方案
    幾千年以來,黃金都是有記錄的價值倉庫。 諷刺的是,世界各國央行已經創造了實物黃金的需求紀錄。 有一段時間,央行更充當黃金結算所或託管署。 各國根據中央銀行可贖回的承諾,將黃金存放在中央銀行。黃金從倫敦的倉庫,被轉移到紐約和諾克斯堡的倉庫。 為了資助戰爭,黃金透過中央銀行從一個國家轉移到另一國家,而戰後再被轉回國。

    1971年,由於美元氾濫, 尼克森總統把美國與金本位脫勾。 美國的崛起和使用美元作為儲備貨幣成為貨幣的基石。 但是,這種基礎是建立在債務層上。 自2008年貨幣崩潰,很大程度上與美聯儲被授予巨大的權力,他們不斷下調利率由2000年的6.5%至2003年的1%,引發了房地產市場的繁榮和經濟的崩潰。 現在美聯儲通過創造貨幣擴大其資產負債表再次制做了另一個泡沫。 值得關注的是,由美國進出口系統引至的美元雪崩,已造成顯著的損失。 這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現在依賴於外國資本來資助其龐大的財政赤字。

    金本位制的吸引力是它的供應是有限的,因此可約束中央銀行不斷印刷鈔票和約束政府的肆意揮霍。 可以肯定的是,隨著我們要把儲蓄放於床墊下的可能性增高,黃金的角色正在形成。 事實上,我們正在嘗試帶回一個準金標準來支持多種貨幣如亞洲貨幣或石油美元等,就象歐元與一籃子貨幣及黃金掛鉤一樣。

中國– 結束美國的金融霸權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 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地緣政治競爭,即便是在大選之年仍在繼續。 美國視中國為對手,貿易爭端(鋼)和南中國海的衝突升溫。 中國艦隊訪問古巴,美國肯定反對這樣的舉動。 另一個例子是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沒有中國的份。 儘管這樣的小動作不斷,中國還是希望與美國維持穩定和建設性的關係。 為削弱美國的金融霸權,中國開設了金融市場,預期會達到資金雙向流動的目的。 中國迄今已起到了支撐市場的作用。 我們預計隨著其市場的開放,設立機構及其儲備(包括黃金)將重繪金融市場的地圖。 中國的債券市場是第三大債券市場,並開放了外幣債券。 雖然人民幣貶值引至反越位成功,相信中國也不希望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入美元的籃筐。 中國努力推動人民幣包含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貨幣籃子內,也與香港證券交易所連接,是嘗試開放其資本市場計劃的一部分。

    當然,美國人應該記住,中國、俄羅斯和台灣地區都是13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有者,儘管持份者之間有分歧。 然而,最近中國以外匯儲備支持其人民幣,強調了其重要性。 美國需要這些玩家購買並持有其債務。 金錢是一種商品,萬億元潮起潮落。 美聯儲仍然是世界儲備貨幣及美元的管家。 然而,由於美聯儲日益嚴重的債務,赤字和政治功能障礙,美國的霸主地位已經惡化,使得世界其他國家採取防禦性戰略,以防止本國貨幣過快上漲。 債務是美元的致命弱點。 中國持有黃金1762噸,僅為總存量的1.8%。 我們相信,中國會持續購買黃金,使“紅背”成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之一。

建議
    供求物理學的舊法則令美元下跌。 我們相信黃金將持續上升,因美聯儲和其他央行繼續印鈔以尋求將利率保持在低水平。 因此,黃金的上漲,並不令人吃驚。 負利率和量化寬鬆政策延續了貨幣戰爭,為黃金提供了支柱。 在選舉年,美元貶值是必然的。 我們相信,黃金的20年牛市才剛剛開始。 2016年我們估計會看到$2,016。

    採礦業在加拿大多倫多的探礦和開發者協會上表示,他們對黃金的上揚是十分樂觀的。 採礦業的主要資產是其原位儲備。 我們計算出採礦業擁有約2.2萬噸的儲備,而且近期熊市使得這些儲備更有價值,特別是由於開採成本也降低了。 而這些儲備是未分配的,因此,我們期待健康的併購活動,因為在市場上買盎司比採礦便宜。

    我們建議繼續投資黃金股,因為他們對金價的槓桿作用,事實上很多生產金的人正獲取盈利。 我們支持大型液體礦業股如巴里克(Barrick)和阿哥尼可老鷹(AgnicoEagle)的“回歸基本”戰略,專注於盈利,擴大利潤率和有機增長以減少債務。 像B2黃金(B2Gold)和埃爾多拉多(Eldorado)是有吸引力的,因為他們已降低成本加上具備吸引力的增長前景。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採礦業都未能超越去年的儲備,十個只有兩個做到(岑 塔民Centamin和德托Detour)。 加拿大黃金公司(Goldcorp)和山田(Yamana)的外匯儲備下降了18%。 當資金向下流動,我們也看好更多的初級項目及前期開發項目。我們喜歡麥克尤恩礦業(McEwen Mining)。

    去年的黃金開採業創下了紀錄,收購事與願違。 雖然業內卸載資產,但他們已經開始賺錢。 難題是誰會為採礦業融資? 我們認為,中國作為“走出去”戰略的一份子,將成為好買家,因為金融街的黃金比採礦便宜。 原位儲備的估值也很低(每盎司二百美元)。

巴里克黃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
    全球最大的黃金生產商之一,業績高於預期及股價表現最好。 巴里克去年償還了資產負債表上三十億美元債務, 而另外的二十億美元,將可能通過資產出售(阿卡西亞,卡爾古利或薩爾迪瓦),自由現金流和手頭現金來實現。巴里克有12個礦,其中五個是一級核心礦,主要集中在美洲,至2020年將生產四累點五百萬盎司。 巴里克報導阿爾圖拉斯項目比在阿根廷的巴里克貝拉德羅礦提供近共六百萬盎司的資源。 展望未來,巴里克預計會從北拉古納斯,科爾特斯地底,綠松石嶺和成長中的淘金礦中健康增長。在2020年巴里克黃金公司這些項目的發展將再添百萬盎司。 巴里克生產一百二十萬盎司在第四季度,有九百萬盎司儲備,儘管銷售了三百萬盎司。我們繼續支持這股份。

普利麥羅的礦業(Primero Mining)
    普利麥羅(Primero)報導由於黑狐(Black Fox)收購的在墨西哥和加拿大的礦山尚未達到二十萬盎司,因而減值一億美元。 雖然墨西哥的聖迪馬斯礦正在擴大,但它與墨西哥稅務機關存在稅務爭議。 該公司表示,他們將捍衛到底,這場爭議將會持續。安大略省內的普利麥羅(Primero)黑狐(Block Fox),是一個令人失望和消耗管理時間的。 Primero有七千萬美元的流動資金(現金四千萬美元)和七十五千萬美元共同債券到期。 普利麥羅Primero表示至2020年以九百美元每盎司生產二十六萬至二十八萬盎司。 灰狐(Gray Fox)的黑狐(Black Fox)擴張是一個合理的擱置,但該公司取代枯竭礦井在兩個煤礦。我們會選擇其他股份。

金羅斯黃金公司(Kinross Gold Corp)
    金羅斯報導更好的結果和二百七十萬盎司至二百九十萬盎司從禿頭山礦和圓山的平衡巴里克收購指導,以取代下降了近7%,去年儲備。金羅斯預計將釋放在Tasiast一期可行性研究,這將增加研磨能力,提升品牌能力。在Tasiast,金羅斯的麻煩不斷,因美國當局,包括美國司法部和SEC調查其在毛里塔尼亞和加納往來。儘管如此,Tasiast的大型剝採比和基礎設施的價碼表明,Tasiast仍將圍繞管理的脖子信天翁。雖然我們喜歡它的北美足跡的增加,因為它減少金羅斯健康暴露在俄羅斯,其增長機會是有限的。我們喜歡在這裡B2Gold。

加拿大黃金公司(Goldcorp Inc.)
    加拿大黃金公司(Goldcorp)公司公佈了令人失望的結果,包括一筆驚人的減損費用,並將所有重要的儲備下降18%。 看樣子他們也為收入下降、股息和分紅減少、位於魁北克省的埃萊奧諾雷礦增長緩慢,紅湖產量較預期低及位於墨西哥每盎司二千美元的高成本洛斯菲洛斯(Filos)礦場壽命出奇地升短暫而感到驚訝。此外,他們也擱置了旗艦佩纳斯基托 (Penasquito)和柯奇諾爾 (Cochenour) 的擴張已傷害到加拿大黃金公司(Goldcorp)雄心勃勃的計劃。 新上任的董事長大衛•加羅法洛已經動搖了它的管理團隊。 他模擬了巴里克管理理念,非常成功的通過下達對礦山管理的責任改組了管理模式。我們相信,加拿大黃金公司(Goldcorp)將不得不求助於一個“回到基本”的做法。 而他們的資產負債表是固定的,他們能負擔得起重組。 我們相信,柯奇诺尔 (Cochenour)仍有下調空間,因此必須改變其戰略。增長將是一個問題。

德托黃金公司(Detour Gold Inc.)
    中級黃金生產商,德托(Detour)在安大略省北部的德托湖在一個季度內生產了十四萬六千盎司黃金,而其總產量為五十萬六千盎司,一百美元成本,賣每盎司七百七十五美元。 雖然有1.63億美元的淨虧損,德托有自由的現金流,並計劃今年生產五十四萬盎司到五十九萬盎司。 穆勒的吞吐量突破每日五萬五公噸。 而它的大型土地探討只進行了20%,產量有潛在的上升空間。 穆勒發布了未來二十三年的計劃,要求未來三年的平均產量在六十一萬七千盎司左右。 提高了其10%儲備至高達一千六百四十萬盎司。 穆勒的壽命長,生產規模大。唯一是有5百億美元待沽售的股票到2017年底到期,但絕大多數可以用手頭現金和現金流支付。我們喜歡這股票。

麥克尤恩礦業公司(McEwen Mining Inc.)
    麥克尤恩礦業去年從墨西哥的埃爾加約及49%的阿根廷聖若澤礦場生產了十五萬四千盎司黃金,超過預期。 麥克尤恩計劃今年生產十四萬一千盎司售價每盎司950美元。麥克尤恩的金條項目是位於尤里卡縣,內華達州中部的一個極據開發性的露天礦。 現金流是正面的,麥克尤恩擁有4億美元現金,投資和貴金屬。 麥克尤恩由羅布•麥克尤恩直接持有25%股權並沒有債務。 我們喜歡這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