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場預測》
  • 黃金 – B計劃
    2016-12-08 16:50:08


作者﹕Maison Placements Canada 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吳國強先生
 

    打破傳統習俗的理念不僅發生在政治世界里,更發生在日常生活中。 例如: 尤伯(Uber)出租車服務就在全球各大城市燃起了競爭的火頭, 其善用乘客長期對傳統的士服務的不滿及利用現行法律的灰色地帶,挑戰固有的營運模式,對的士業構成了威脅。 因為無法限制尤伯(Uber)運作,各地政府被迫引進新的規例,開放市場競爭,這打破了傳統的士業的長期壟斷。 証明變化是一件好事。

    在政治世界中,選民的無奈,失望和憤怒導致了更多激進政治的抬頭。 近年來,政治家們失敗的承諾和解決方案使公眾已經對他們和央行行長失去了信心。 這種缺乏信心的根源源於2008年金融危機,人們發現在不斷付出的同時收獲卻是如此之少。難怪相關的主流政客,政治化的央行行長,監管機構和知識份子都已經讓位給謊言,仇外心理和非理性的新進政治家。Brexit(脫歐)是近期的民粹主義者抗拒政治失誤及拒絕加入歐盟推了幾十年的"保姆"政策的一個例子。
 
    民粹主義者的批評往往是自我推銷及合理化,令“沉默的大多數”仿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畢竟,忍受了多年那些 “花言巧語”的政客、愛發謬論的經濟學家及專做啦啦隊的媒體,難怪公眾對陳詞濫調的央行行長和主流媒體感到厭煩。 儘管人們接受緊縮政策,但只有少數的行業得到了蓬勃發展,像“大到不能倒閉”的銀行,它們在享受印製7萬億美元後帶來的甜頭。 然而整體經濟增長依然疲弱, 離繁榮仍然遙遙無期,有47萬美國人在公領取食物券。 由此可見優先權和政治似乎有很大的不同,時間越長差距越大,市場對迎接後續的補救措施的信心越低,同時加深了權利被剝奪的意識,而不再相信“改變”。不如拿出B計劃。

 

保持冷靜及堅持下去
    脫歐所做成的餘震和混亂不斷,政治動盪和危機蔓延。從長遠來看,毫無疑問,擔心是有道理的,但令人驚訝的,沒有一個人有B計劃。

    文翠珊的艱钜的任務是為所謂的退出條款(里斯本條約第50條)進行談判,割斷英國43年的會員資格。 諷刺的是文翠珊和下議院中大部分官員都是 “留歐”的支持者,而他們將負責協商脫歐事宜及批准及廢除1972年歐洲承諾法案。 假設成功達成協議,最早通知期是在2017年的某個時候,然後在2年後可正式脫歐。

    但如果新首相決定提前進行新的大選,根據挪威或瑞士型協定,需就每月捐款,護照權利等的脫歐協議,再舉行另一個公民投票。 英國已經遵守了許多歐盟的規定,包括單一市場法。 這次歐盟也必須妥協,尋找中間立場,以拯救歐盟本身受到的存在威脅。 這第二次全民公投將投票表決的不僅是一個新政府,而一個新的歐盟成員國。 世界秩序將會又一次發生變化,人民的意願會再被政客篡奪。值得注意的是,在英國脫歐投票的晚上黃金英鎊跳升了15%。 明顯地有人已有B計劃。
 

「變改」才是王道
    政客們串通一氣,做成兩極分化的政治,希望能分而治之。 即使在高度社會化的媒體世界,那些承認偏右的, 把其他“不喜歡者”歸納為偏左,形成一個巨大的鴻溝。 想改變現狀,的確需要真正的改變。 難怪,被視為“局外人”的政治家如美國的唐納德·特朗普、法國的Marie Le Pen和英國的Beppe Grillo能夠利用選民對的醒悟而走出這個困境。

    可以肯定的是,更多的公民投票在醞釀中。 義大利的馬泰奧·倫齊已經呼籲在十月舉行憲法公投,讓市場看到其第三大銀行Monte dei Pachi創下的新低點,歐洲央行曾警告不良貸款將友被揭露。 明年,還有五月的法國選舉和九月的德國大選。 更糟的是,英國脫歐和歐盟曠日持久的談判,難民湧入等的問題,將使經濟面臨幾年的不確定性。
 
    骯髒的秘密是,變革即將到來,市場卻毫無準備。 黃金將是一個很好的B計畫。

 

世界面臨著一個神聖的三角局面
    長時間以來,中央銀行的“魔力”已經深深地嵌入在信用的創造,把錢植入世界經濟體來維持他們的生存。 自經濟崩潰以來的八年中,美聯儲領導的中央銀行試圖用盡在他們劇碼中的每一個工具,以恢復經濟,然而世界經濟不像他們展示的強大。 我們相信,他們的策略有根本性的缺陷。 今天在價格的競賽中,貨幣的實際收益率不但沒有令經濟恢復增長,反而導致近13兆美元的主權債務和負收益率。 大部分債務是在日本和不斷增長的歐元區,尤其是在脫歐後更加速了全球對安全資產的需求。
 

    信用的創造暴露了中央銀行如果貸款價格或利率被控制,將可控制成交量的錯誤信念。 導致錢不但變得太充足,而實質上是免費的,隨後投資者被捲入一個不斷上升的股市,導致了更多的債務。 因此,國際清算銀行(銀行家銀行)在其最新的年度報告中說,世界面臨著一個“神聖的三位一體”局面:“生產力增長非常低,而全球債務水準卻在歷史上最高的,因為債務一直替代收入增長作為政治和社會的收入,從政策的行動來說是非常狹隘的”。
 
    可以肯定的是,低利率有助降低許多政府的借貸成本,但相對對儲戶施加了巨大的懲罰。 銀行系統的中介機構偏向反對負利率。 那些大銀行一直在猶豫是否把負面利率轉嫁給客戶,而銀行本身則保持與中央銀行的資本比率。 但諷刺的是,他們已經成為低利率的主要受害者。

 

在跳動的定時炸彈 – 養老金
    瑞士信貸和德意志銀行對於銀行業的擔憂和衍生風險都在歷史的低點。 德意志銀行,德國最大的銀行不但今年不會有利潤,而且是兩家接受美聯儲壓力測試失敗的銀行之一。 監於其儲蓄多餘現金的歐洲央行(ECB)的物流太慢,德國商業銀行威脅要保持自己的現金庫。 一個有趣的事實是,芝加哥聯邦儲備銀行最近高調表示有一筆一英里高的$ 100美元鈔票價值若是$ 1.4十億,需要用一個超級金庫來存儲這筆錢。然而,要是把錢變成了25噸的金條,它的體積可減少一半,並不需要一個超級金庫。
 

    負利率對保險公司的盈利也有不利的影響,約有35兆美元的養老基金正處於負回報,這使養老金領取者的未來生活更困難。 可以肯定的是,當許多人已經經費不足時,這些負債只會越來越大。 因為整個養老保險制度依賴於賺取回報來支付未來的責任。 在本質上,壓縮產量政策和印刷的錢是用未來的養老儲蓄來做抵押。 退休金定時炸彈正在形成。 政治家要小心了。
 

市場更關注的是回報
    然而脫歐不是我們唯一擔心的。 加印的錢實際上是一種貨幣形式的債務,是需要償還的。 如果沒有償還,債務必須進行重組,並增加了對貨幣存量的需求。 今天,我們有太多的債務和太多的錢。有一段時間,我們曾警告說,央行的多輪量化寬鬆(量化寬鬆)和負利率政策,使回報遞減,更多的幹預將是必要的,因市場需要更多刺激及減少影響。 金錢或購買力已經失去價值,即使是百分之一的債券收益率都會使人過度消費或投資。

    事實上,雷曼兄弟倒閉後八年,沒有一家銀行開始放鬆量化寬鬆政策。 結果?日本正進行其第二個十年的刺激經濟計畫。 美國的經濟與勞動率(1億美國人)仍在創紀錄地低走,零售業疲軟及嚴重缺乏投資。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歷了十多年的經濟繁榮和蕭條,每一次的債務都不斷增加,需要更多的救助。 另一個原因是,為應對2008年的金融崩潰,美國加稅,逐步加大了政府的開支,像奧巴馬醫改(ObamaCare)和多德 – 弗蘭克(Dodd-Frank) 推行層層監管的政策,遏制了增長。 使債務和風險不斷增加。 同時債務也阻止了更多的貨幣政策和零利率。
 
    我們相信印鈔運動是有限制的。 歷史上公共債務限額是一種檢測無限印刷能力的方法。 希臘就是因無限印錢而踫壁的好例子。 美國的債務超過其GDP的100%,如果再包括津貼,我們相信,美國的麻煩就更大了。 耶倫撤回加息的另一個步是不負責任的財政政策和通貨膨脹。市場都被哄騙到以為債務很安全。

    中央銀行家們告訴我們,在這個新的世界秩序中負利率對借款人和儲蓄的回報是沒有風險的。 很少告訴你其無風險收益應該由市場來決定。 在過去的債券收益率是由投資者的預期與風險溢價的短期利率,平均兩個百分點而斷定。雖然中央銀行曾設定了回報率,但今天的重點是股市,股市仍然存在風險,被高估的股票市場而導致的利率水平上升,有風險定價已超出市場預期?不,我們相信未來將默默的改變。風險只是被錯誤定價。市場更關注的是收益,而不是回報。
 
B計劃的需要
    在過去的五十年中,Bretton Woods的崩潰和由美國美元為基礎的法定貨幣系統為政策制定者和中央銀行家提供了制定政策的自由度。 債務是金融體系的核心,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務人,依靠他人的意願來為其消費融資。 金錢在於信任。 今天,債務負擔己是搖搖欲墜,波多黎各、阿根廷和美國的一些城市甚至已經違約。 投資評級機構惠譽今年調降了14個主權借款人的信任,到目前為止,包括英國。
 
    事實上,在英國的這場革命。雖然保守黨繼續掌權,但被推翻的是,"保持現狀不變"的概念。 黃金是投資者焦慮的晴雨錶,是對沖不確定性的一種避險工具,也是一種貨幣替代品。 而不是依靠民意調查,賭博網站或媒體專家預言的經濟或金融事件,黃金由古至今都是財富的終極保護者。 十一月,美國將舉行總統選舉,這將有利於黃金。

 

    相信該貨幣政策將受到今年秋天美國總統選舉,英國脫歐,義大利銀行的恐懼等的測試。 美聯儲需要退出市場,但美聯儲不願意將其貨幣政策正常化,甚至出售它在金融危機後購買的資產。 經濟後果是顯而易見的。 沒有來自他們各自政府的財政政策支持,中央銀行所能實現的限度只能是沉迷於廉價資金。投資者和存戶正在尋找錢的替代品。
 

    可以肯定在過去的二十年,我們看到了債務的積累,債務人的風險轉移是以犧牲存戶的利益為代價。 一個新的貨幣秩序必須出現。 美國對信用的損害已經損害了整個世界。最近幾年,世界主要經濟體經歷了10% 以上的快速增長。 儘管美聯儲是黃金的最大持有者,但供應有限。 如果黃金是有限的貨幣,與其價值沖衝的不只是美元的價值,英鎊和歐元也必須上升。 儲備是需要的,每個人都必須為過去而負責。 央行是問題之一而不是解決的方案。 黃金才是B計劃。
 

中世紀王國的舉動
    中國已成為西方霸權的競爭對手。 然而,它的優勢地位被批評未達到理想。 中國利用州政府資助基礎設施的支出,以其私營部門的正常借貸回報來反映投資風險,這是一個好的概念。 同樣,指責中國因過度投資導致商品泛濫是錯誤的。 中國投資是需要建立基礎設施,相反,西方的投資是為債務融資的。 另一個問題是,政策制定者和西方媒體指責中國操縱經濟。 而西方世界的經濟才是被操縱的,那裡的銀行家操縱貨幣、利率(LIBOR)以至倫敦黃金。
 

    中國日益增長的全球影響力是與它在貨幣和黃金市場的舉動相匹配的。 中國已成為黃金儲備的大買家,在過去的11個月。黃金在國際會計系統中起了關鍵作用,在國際清算銀行(BIS)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作為貨幣使用。 中國的外匯儲備庫塞滿了過多的法定貨幣,而沒有足夠的黃金。 2008年以來中國因此積累了超過1,820噸黃金,是其儲備的三倍,現在是世界第五大持金國。 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黃金生產國(每年490噸)和最大的黃金消費國。 中國在三年前成立首個黃金ETF至今天已有四個。 同時,美國的黃金存量保持在8,133噸,我們相信最終會被中國超越的。
 

    去年中國希望將其近3兆美元的外匯儲備多元化,出售美元和美國國債以支持其貨幣浮動。 我們相信,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一步一步走向人民幣國際化,將又一次結束以美元為儲備貨幣的霸權。 中國有囤積黃金的悠久傳統。 這是我們的信念,最終,黃金將支持人民幣,不像在1971放棄了金本位而使用法定貨幣的美國。
 

上海基準
    中國還希望在黃金定價上更具影響力。 自1919年以來,基準黃金定價都由美元主導,而且僅在黃金交易的心臟-倫敦。 現在有另一個選擇,中國已經採取措施對金屬實行更多的控制戰略,通過上海黃金交易所及中國的頂級銀行,以人民幣主導黃金定價。 在倫敦,一天兩次的拍賣,黃金需求和供應的訂單是“抗衡”私。 而上海黃金交易所(SGE)是中國銷售和採購的重要平臺。 在倫敦交易所操縱黃金定價的背後是中國。
 

    有趣的是,自上海黃金交易所在四月成立,我們計算出,在60% 的日子中,中國買賣黃金的價格比倫敦開出的價格為高,反映了強勁的黃金需求。 此外,世界上最大的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倫敦和上海交易所的成員已向德意志銀行(世界上最大的黃金存庫之一)購買了2000噸金庫。 現在上海交易所的年度黃金合約比紐約商品交易所(Comex)為多。 上海黃金交易所在交易的第一個月已有超過100噸黃金交收,相比之下紐約商品交易所交收的合同只有其0.04%。 可以肯定,這一次的黃金價格,不會那麼容易“修復”。
 

中國將需要購買金礦
    中國的致命弱點是,到2020年它的金礦儲備將耗盡,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生產國也不會持續太久。 中國將需要投資。 許多生產商都有短暫的儲備,而且都在努力增加那些儲備。 對於這些公司,更深層次的儲備是運用西方的勘探技術和生產訣竅。 然而,中國過度保護它的生產商。加上中國的管理者缺乏創業思維,因為國有企業往往傾向於規避風險及保守。 最後,最重要的是,中國需要改變。
 

    同時,北美的儲量可以持續到下一個二十年。 我們預計中國生產商將向海外擴張,在歷史的低位買入地底的儲備。 目前世界上約有13% 的儲量在地底,只是是否值得被發掘或被勘探。 我們相信,中國勘探黃金才剛剛開始,因為它能保證未來的供應。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收購都是在國內,這可從中國將埃爾拉多黃金礦以9億美元銷售給本地的生產商可見。 我們預計,中國海外生產商的收購將是一個重點,利用他們的資本發展廣泛的項目。 中國有B計劃。
 

建議
    當投資者試圖躲避動盪的市場和英國脫歐的恐懼,黃金是負利率的受益者,也是今年表現最好的。 中國是一個大買家,同時通過ETF基金持有的黃金躍升了40%,至超過2000噸。 值得注意的是,黃金採礦業多過了金條的數目。 我們認為,黃金股對金價提供卓越的槓桿作用。 多年來,礦商們開發了最容易獲得的存儲,但今天有更大的風險,因為礦工要進一步尋找更深的存儲。 在過去三年,礦品位已經減少了一半,礦商們以犧牲未來利潤率為代價,進行了反擊。 削減成本,等級控制和資產負債表的修復以提高利潤率。 上年度高生產成本的礦場已關閉,而大多數生產商並沒有取代儲備。 資產負債表與寫在紙上的數十億美元的資產,不會被視為行業的增長。 礦商們終於學會了如何利用他們生產的每一盎司來賺取利潤。
 
    預計資深的黃金生產商在來年底利潤將上漲近200%。 尤其是開發者已經填補了他們的存量,準備下一輪的生產。 TMAC 和 Osisko 補充了他們的儲存,而歷峯礦業(RICHMONT Mine)籌集了3100萬美元來擴大小島金礦(Island Gold Mine)。 儘管金礦的表現好,我們相信它們依然便宜,特別是因為他們在地下儲量的市值估價低於300美元一盎司時。 在金融街上買盎司比探索更便宜。 Goldcorp公司以每盎司不到美元200收購了Kaminak咖啡項目。 有傳聞稱,中國黃金(中國最大的黃金公司)在中國將與一個財團聯手以由國家支持的4千億美元的絲路基金中的20億美元經費購買嘉能可(Glencore)在哈薩克斯坦擁有360,000盎司的Vasilkovskoye礦場。 絲綢之路是一個雄心勃勃的計畫,連接歐洲與中國的一條古老貿易路線,橫跨約60個國家。
 
    我們繼續期待金價在短期內做到$ 1,400,中期升至$ 1,600,而最終目標價為$ 2,200一盎司。
 

巴里克黃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
    巴里克股價已跑贏同業。 巴里克的約翰·桑頓削減債務、成本及專注於優化核心資產,如今已取得了市場回報,成為擁有業界最低的美國鋼結構規範之一。 非核心資產剝離包括阿卡西亞64%的股份,薩爾迪瓦的50%股份和卡爾古利的一半股份。 相對專注於多元化的併購交易,重點仍然放在黃金上。 桑頓精心制定的戰略,最終被市場瞭解和而他的管理學也已經被他的合夥機構採用。 巴里克黃金公司是一個世界級的生產商,重新專注於強勁的盈利增長和提高股東價值。 礦商有令人羨慕的一級資產和世界上最大的原位資源。 債務的降低恢復了資產負債表的靈活性,我們很難看到另一個超大規模的交易。 相反,我們希望最大限度地減少風險,並提供機會,以合作或合資的方式建立新的戰略夥伴(甚至是外採)。 我們繼續看好巴里克在這裡。
 

B2黃金公司(B2 Gold Corp.)
    B2黃金的馬斯巴特,利蒙和奥奇科托(Otjikoto)金礦生產了35,000盎司首季度業績強勁。 馬斯巴特的增長高達30%,儘管在奥奇科托有一個坑失敗。 而位於馬裡正在按時,按預算施工的佛拉(Fekola)礦是一個受全額資助的露天礦,將會以每盎司$418的現金成本生產350,000盎司的黃金,並在2017下旬年投入生產。相比於預計生產力下降的埃爾多拉多(Eldorado),金羅斯黃金公司(Kinross)和加拿大黃金公司(Goldcorp),其生產從2015年至2018年將提高至超過60%。 B2Gold也正在開發西非最大的未開發的資源之一的卡卡(Kiaka)礦。 憑藉強大的管道系統,良好的記錄和不斷上升的增長前景,我們推薦這股票。
 

Centerra黃金公司
    Centerra正以$ 1.1十億收購湯普森河金屬礦,這將減少其在中亞的暴光率。 湯普森河是個有問題的鉬生產商,其生產因為價格過低被關閉。 湯普森河開採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米利根山銅/金礦成本高但品位低。 我們相信,此次收購是昂貴的,受益的只有湯普森河的債券持有人,因為Centerra將承擔近9億美元的沉重債務,以至減少其在吉爾吉斯坦的暴光率。 此外,Centerra正在與吉爾吉斯共和國政府庫姆托爾礦區的股份談判。我們還是較喜歡B2Gold。

迂迴黃金公司(Detour Gold Corp)
    迂迴黃金有關於迂迴礦場的導想團。 該廠一個多月來平均生產了64 ktpd,相比原先設定的55 kptd高。 迂迴的生產在540,000-760,000盎司之間,成為加拿大的主要生產商之一。 迂迴黃金只是探索了其礦產的20%,而近期西迂迴的低生產將導致迂迴湖的礦業擴張至在未來的23年生產16,400,000盎司的黃金。 可以肯定的是迂迴的問題已經得到解決。 明年迂迴將有現金2億美元再融資的可換股債券供周轉。 我們喜歡它的股份作為長期儲備。
 

埃爾拉多黃金公司(Eldorado Gold Corp)
    埃爾多拉多因希腊问题已经落后。 埃爾多拉多是低成本生產商,其三間主要礦場應每年生產40萬盎司,而每盎司價錢為$842美元。 埃爾多拉多最近收到的官方同意在希臘的Skouries礦在2017年初投產,盡管如此,我們期待希臘的問題隨著希臘的緩慢發展而恢復。 埃爾多拉多可以提供希臘所需的就業崗位和資本。 埃爾多拉多最近以9億美元出售其在中國的金礦於當地公司,集中對希臘礦山的開發,並返回到它的核心資產,土耳其的Efemcukuru和Kisladag礦山是其的淨資產值的60%左右。 埃爾多拉多具有堅實的資產負債表,有$1.1十億備考現金,允許它投資在希臘的Skouries和奧林匹亞礦及在羅馬尼亞的Certej礦。我們喜歡這股份。

加拿大黃金公司(Goldcorp Inc.)
    加拿大黃金公司收購了育空的Kaminak咖啡金礦項目,這是一個高品位的露天堆浸礦項目有多於3,000,000盎司的資源。 然而,Kaminak是蠻荒之地,基礎設施成本會很高。 儘管收購Kaminak填補了空白,但不足以彌補在低檔期發展較慢的魁北克的埃萊奧諾雷礦及在墨西哥的塞羅內格羅和Penasquito礦的出產。 加拿大黃金公司需要資產合理化以及要整清其以20億美元的收購博登和Cochenour礦場的數據。 新上任的總裁,大衛加羅法洛還是要減少開銷,安撫其管理隊伍和調整操作。 像阿哥尼可老鷹礦場(Agnico-Eagle),麥克尤恩礦業,巴里克黃金公司已經在其投資組合中撒下了希望的種子未來將成長為大樹。 但我們較喜歡巴里克。

金羅斯黃金公司(Kinross Gold Corp.)
    金羅斯為了擴大儲備,最近從巴里克收購了禿頭山和圓山礦。 雖然金羅斯以高價交易的戰術,取代了產量下降。 金羅斯的目標本應在今年生產約2,700,000盎司,可惜在毛裡塔尼亞的Tasiast礦長期存在停止開採和加工的問題,產量也面臨著下降。 金羅斯已經推出了第二階段的擴張計劃,但政府希望就金羅斯協議重新談判,因此這些計劃都被擱置。 金羅斯有八個在美洲、西非的礦山加上最近的收購,減少了其在俄羅斯因不良勘探而損失的三分之一資產。 在這裡,我們更喜歡阿哥尼可老鷹礦場(Agnico-Eagle)。

麥克尤恩礦業(McEwen Mining)
    無債務的麥克尤恩礦業由於阿根廷的政治氣候好轉,加強了採礦作業。 麥克尤恩礦業計劃在內華達州建設金磚礦(Gold Bar Mine)加上其在墨西哥的厄爾尼諾加洛礦(El Gallo)和阿根廷的聖何塞礦。羅布麥克尤恩以一美元一年的年薪,証明了高管並不需要有巨額的工資。 麥克尤恩擁有麥克尤恩礦業的25%股權。 麥克尤恩在未來幾年將產生144,000千盎司黃金,至2018年會上升至170,000萬盎司。 我們繼續支持這股份。

紐蒙特礦業公司 (Newmont Mining Corp.)
    紐蒙特公司已經達成了以1.3十億出售在印尼的巴都希賈烏礦場於印度尼西亞/中國的公司。 鑑於其發展價將花費數十億美元這個價格已算是有吸引力的,並面臨印尼政府延遲發出出口許可證。 此次出售還可以減輕紐蒙特公司近6億美元的債務。 紐蒙特公司是全球第二大黃金公司,在七個國家經營礦業,但在印尼的業務因違規開採而受罸。 然而,展望未來紐蒙特公司的的資產已是在“收成期”。在這裡,我們更喜歡巴里克。

亞馬納黃金公司(Yamana Gold Inc.)
    亞馬納黃金業績符合預期和股票都做得很好。 亞馬納黃金在五個國家與南美都有穩健的黃金業務,但它一直被其$1.7十億的債務困擾著,這就是為什麼亞馬納黃金以折扣交易的原因。 其擁有50%權益的加拿大Malartic礦繼續表現良好。 然而,其高成本分拆布里奧(Brio Gold)尚未剝離,傷害整體性能。 亞馬納黃金在第一季度生產308,000盎司,而聯合生產也幫助降低了成本。 我們預計金價的反彈將給於亞馬納減少債務和剝離布里奧的黃金機會。 在此之前,我們寧願選擇埃爾多拉多或B2Gold。